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磊 > 文章归档 > 2010年七月
2010年07月28日 21:33

血腥南京大爆炸不该发生!(更新)

血腥南京大爆炸不该发生!(更新)

一大早我赶到安徽江苏两省交界附近耐力跑练习,因为接下来1个月有几场国家级比赛和中高海拔登山活动。

中午看手机,好多相同短信,才知道迈化路一塑料厂地下丙烯管道被挖断、引着明火,死伤较多。赶紧手机上网查看图片,悲惨。

这个事情本不该发生的。去年有民众集体反对在附近铺管线建加气站,2个月前离这个地方不到1公里处出过同样的挖断丙烯管线事,彼时疏散了上千居民,报社还报道过,当时相关部门表态尽快调查落实。而今却酿成惨剧!不该发生呀!

我大学母校的一个分部离出事地大概半小时(坐公车),都属于栖霞区范围,栖霞区是化工区(当然也是安全重点区),我们在校每年大概有三四次能闻到很刺鼻的味道。不过栖霞区......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4日 17:00

自私之谬

看张岚的一篇博文很有同感。中国的同性恋者难生存,一无法律保障,二是中国的传统价值观和从众者心理在作怪,三是根本的。

我好友中有几对同性恋患者,单性恋、同性恋朋友们聚在一起,有对男同性恋当众亲吻,我们其他单性恋的或者单身者不觉得恶心,因为我们知道他们是真爱,但是陌生人前他们不敢,爱的不容易。

如此说来,双性恋也是可以接受的了。进一步讲,一个人爱上了一个石头、一条狗、一位机器人也应给予理解,这似乎有点那个了,但确乎如此。

哪个嘛,一点也不那个嘛,就听见一声娇滴滴。

为何大多数人从伦理角度反对呢?根本的,是大家的求生本能,也即大家是自私的——生怕自己这个群体(人类)毁灭。

<......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2日 20:46

《唐山大地震》观后

震撼,真的很好。

之前这个片子没有请影评人、媒体人试片。公映前,有各地影院经理人看片会,还有一次以唐山当地民众为主、部分媒体为辅的看片会,之后媒体宣传铺天盖地,好评如潮。我非常期待但对评价一直保持客观冷静。

看完,震撼,真的很好!

地震后一块板一头压着女儿另一头压着儿子,母亲只能救一人,无奈作出救儿子的决定,女儿听到了这话,难过啊……最终女儿没死,被养父养母收养了,因为当初母亲的那句话让她一直有恨,不回唐山寻亲…….却误会了妈妈。

一开始的地震特写让我内心激动,之后平凡人家困难但温馨的生活写照,接着地震发生灾难场面特写逼真惊人,但我都忍着激动的情绪。不过当地震后只剩娘儿俩......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1日 22:02

随想(一)

1、 随着唐骏回老家和乡邻沟通关系,全民大讨论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有些事情需要政府去做,问题在于政府很多时候都很假,又怎会剥夺了其代言人的权利?

2、 唐骏算是我的江苏老乡了。江苏人天时地利又集江、胡两位先生的人和,如今已遍布各要害点,台北的好友称之为江苏帮现象。那存在的负面问题则更应承担太多责任了。问题越多越有罪,越有罪越害怕,越害怕越拉帮结派,越拉帮结派越解决不了问题。

3、 江“湖”——西部大开发的大力度推进,伴随着江湖污染、民众的合理安抚等问题,需牢记东部发展的教训。那年参加江苏浙江陕西三省经贸洽谈会,去看过,今年再去看,只能叹息。

4、 那年作为“香港及国际商务人士辽......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21日 04:09

无力做人,继续行尸

无力做人,继续行尸

我日我自己。

这样极为粗俗的嘶喊来自林兆华的新话剧《回家》。一个经历过文革的跟不上时代脚步的老头儿面对着一个崭新世界,无所适从已无家还,唯剩下自己玩弄自己,不,唯剩下喊此话的力气了,喊完,即心哀死。自此这崭新世界又少了一个人,多了一具腐朽行尸。

这崭新世界——被物质塞满,精神被娱乐至死,胃口被地沟油败坏,肉身被三聚氰胺戕害;文凭需要买卖,毕业等于失业,知识改变不了命运,股市没有楼市坚挺。

这崭新世界——互联了,心锁加密了,全球气候变暖了,人的心肠变冷了;没钱就没有房产证,没房就别想领结婚证,生的伟......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2日 14:40

妻要爱,忘记足球吧

7月12日,一群男人接过大力神杯,尽情开心,然后回家;7月12日,奋战了一个月的你体会到了“世界惫”的滋味,无数哈欠,赶紧睡觉。

莫急莫急嘛——

7-1-2,这可不是你眼中的阵型。

7-1-2,妻要爱。

7-1-2,妻要爱嘛!

有个不懂球的女人硬是陪着你熬过一夜又一夜,她还多了一个任务——负责三餐加你的夜宵;

有个不懂球的女人硬是在炕上被你一次次“好球”的尖叫吵醒,她还多了一个任务——明早送孩子上学。

这样的一个女人,她为了你全心看球受了比平时更多的苦。她送完孩子赶去单位,同事问她眼圈为何红肿又熊猫眼,她扮了个鬼脸,说凌晨和老公在家看球。同事说:这世界杯的魅力真的就这么大吗,你......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10日 21:02

妹妹,用爱前行吧!

妹妹,用爱前行吧!

妹妹:

七月流火天,你毕业的日子。祝贺你以极优异的成绩毕业,并祝愿在大洋彼岸的学习依旧出色,永远快乐。

毕业的日子,我在你眼里看到很多开心,一丝惆怅。作为一个过来人,请允许我尝试着去理解吧,人生的旅程完美告一个段落,自是开心;那朝夕相处的同伴就要分别,又怎能不惆怅。是这样吗?

可闻到校园里栀子花开的清香吗?真美。哥哥那时毕业倒是没有惆怅,哥哥不学无术,毕业实验没有做,论文是让师兄帮助写的,最后几天拍毕业照也几乎没去,那天全校毕业典礼安排哥哥作代表上去领毕业证书,也临时让其他同学顶替了。哥哥当时在做什么?那时是第二次创业的低谷,哥哥之前把班费拿去做创业的部分经费了,毕业了要倒腾......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8日 16:53

透彻中的纯粹和刻意

德班,德国和西班牙的简称?

FIFA似乎就是那个神灵,不仅通过分组抽签、指派裁判等方式左右比赛,还坚持拒不改判,多么高傲有心计的神灵,连这种小巧合也不放过了?

不过,昨夜的德班球场注定是干净的,裁判,教练,球员,观众,球迷,以及那片蓝天,还有一缕缕的海风都在向你宣泄着这种透彻。这样的透彻也引得一位球迷蠢蠢欲动,他像中国的凤姐那样跳下场,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两个保安飞奔而来,如同总局下发的禁令,抹杀了他的创意。我原以为他会脱下衣服,指着自己的身体,向世界宣告:让比赛像我的身体一样透彻。

接下来的比赛,那真的就是一种透彻,在海风吹拂下一览无遗。在这样的一种透彻中,有一种刻意,还有一种......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7日 21:04

二篇球评   二段影评   几句预测

1、两篇球评
《丑陋一脚幸运一手成就圆滑足球》。巴荷之战梅洛踢倒罗本,再补踩一脚。乌加之战苏亚雷斯在球门线上用手挡出对方进球。这一脚一手均导致二人被罚下场,不同的是,巴西队10人应战最终败北彻底无缘决赛,也使邓加赛后黯然辞职,而苏亚雷斯则把对方球队拖入点球战并顺利晋级。
       从狭隘意义上讲,梅洛的第二脚是用脚踢人,没脑子,是一时冲动自我的失败,而且是丑陋完败,苏亚雷斯的手球虽是用手玩球,但是有脑子,是一时壮举为球队的牺牲,而且是光荣牺牲,一个天一个地,一个狗熊一个英雄。但是从一个更为宽泛的意义上讲,无......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4日 13:16

猪弟的自白——为四兽首国宝南京相聚作

前些日子,保利艺术博物馆藏品——圆明园兽首国宝4件和南北朝佛像国宝14件齐聚南京,彼时斗胆作小诗贺。

猴哥、虎兄、牛姐
我是猪弟呀
是的,我是最小的,最小的弟弟
那个总被你们呵护的
喜欢零食
爱好睡觉
调皮的弟弟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3日 00:32

巴西丑陋出局  悲情荷兰绽放

梅洛踢倒罗本后,又补踩了一脚,裁判出示红牌。

这丑陋的一脚!

这一脚毫无非议,梅洛应该被狠狠罚下,这一脚也让巴西以10人应战,也让他这个集体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让邓加极可能远离主教练职位,也让大部分押宝巴西的彩迷朋友兼赌徒彻底绝望,也让我极为鄙视。

再重要的比赛也不过是游戏,自爱与互爱都应摆在前面,其次才是遵守游戏规则,最后才是争取比赛胜利。

这一点,本场比赛荷兰做的很好。只是,纵使是克鲁伊夫、三剑客时代,荷兰也依旧悲情。我在下午八点左右,给一些朋友群发短信,让他们不要错过比赛,我说:荷兰内敛自由坚强,但总是很悲情,之前世界杯他们输球哭都和其他队不一样。

这一次他们绽......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2日 11:20

古文奇才《绿色生活》作者自译版(供大家参考娱乐)

呱呱坠地的小孩,只知道喝牛奶;到二十岁,还不知道牛的样子。幼小的猪,(小孩)每天都吃它的肉;等到成年,也不能分辨猪的公母。人们常常啃吃野兔的兔腿,然而最终却不知道狡兔有三窟。在那个时候,兔子从洞穴里出来的神态,不是街市之中能够看见的。现今北方久旱,泉涸井枯,尘埃飘拂,遮天蔽日。土地干裂,缝隙大可容人。南疆大雨滂沱,洪水肆虐。遇到这样的水灾,草舍都被冲走。想修缮而不能,人们只能啾啾地啼哭。

凡是这样的异象,并非上天的罪过。

你难道看不见砍伐树木焚毁森林,草木葱郁的山变得荒芜。极目远望,万山都光秃秃的。百尺高的竹子,都做成了竹筷子。对于那些小蛇,粗不足一寸,(与)剧毒蛇王,都成为盘中美......

阅读全文>>
2010年07月01日 06:24

谁向中国共产党说实话

“一九四九年的七月一日这一个日子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二十八年了。像一个人一样,有他的幼年、青年、壮年和老年。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十几岁的年青小伙子,而是一个大人了。人到老年就要死亡,党也是这样。”

这是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所作文首。依他逻辑,如今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三个28年零5年,又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呢?

这样一个人,是依旧健壮能听到各方箴言,还是廉颇老矣牙缝洒米粒?为了这样一个人的健康,谁在向他说实话?为了这样一个人的健康,谁敢向他说实话?

2001年7月,中共建党第80个年头,“为了安慰父母受伤的心灵,在外漂流了一年的游子回到了父母的身边”,......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