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6年09月22日 11:02

汉堡印象

汉堡印象

4月汉堡之行,小文见于人文旅行杂志《远方的家》,如下图片示之。

阅读全文>>
2011年12月08日 20:36

天太冷,我来推荐几本书吧

天太冷,我来推荐几本书吧

今年一直在路上,几乎未停下来思考,现在天太冷了,我来推荐几本书吧。

也不过就是今年,执政党无比警惕于自己执政的地位,老百姓是永远不晓得,几个屠夫杀掉一个猪后,在家分成谈不妥,言语不合,杀猪刀相向。次日在菜场看到的都是屠夫们满嘴欢快的吆喝声,明明那块肉翻过来都是肥肉,他也偏要说:你看,到哪找这块精肉,给你便宜五毛钱,好吧,给你便宜一块钱吧。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中古文学系年》

初始我按文学史读,后感觉他在论政。文人出仕。

极好的书,家中还余五套,待送有缘人。

陆先生34岁写这本书,连修带改到75岁,离了人世。我们现在,有些作者几个月写一......

阅读全文>>
2011年07月24日 23:36

独立走 独立爱

独立走 独立爱

七月上旬在内蒙。根河是非常随心的地方,四面环山,老百姓很淳朴,说世外桃源倒不如偏安一隅更贴切。唯一的不好就是物价不低,拜运费所赐。这个季节白昼极长,勿须用黑色眼睛找寻光明,因为一不留意,天已大白,因为一直玩耍,天还大白。这样的境况让我思索良久,让我满心欢喜与安静,尤其是晨练时。我想,这就是爱。

一会计师事务所的兄弟来电,说在和对手PK,竞争一家需被服务企业,问我有没有律师行的顶级人脉。我有的,他知道,这潜台词就是你要不要一起赚这快钱。我建议他联系从事投行融资的一位大姐。如果我放下了,就会像个孩子,请别拿钱诱惑我,该给我一块糖,最好还要有糖纸包着,我和其他小朋友都集糖纸呢。

阅读全文>>
2011年06月14日 09:21

用爱相行

用爱相行

献血者日,仿《班扎古鲁白玛的沉默》作,希望大家多爱多奉献。

<不便之人如是献爱心,健康之人又当何如?>

你献,或者不献 血就在那里 不多不少 你怕,或者不怕 针尖就在那里 不长不短 你看,或者不看 献血的人就在那里 不声不响 你爱,或者不爱 缺血的人就在那里 不言不语 请别多虑了 请别观望啦 来我的临街大巴 或者让爱常住你的心里 关爱 奉献 助人 欢喜

(声明:照片引自网络,源头不详)

阅读全文>>
2011年04月08日 08:19

摆平的平等

张妙的母亲说:“我这次过清明,我到我娘家去,在俺妈俺爸坟上哭......”看着视频中被害者张妙父母边说边流泪的样子,我很心疼,很心酸。

这一家本分的农村家庭因此伤害不知要痛苦到何年,与之对应的又是另一个家庭竭尽全力辛苦地要命去摆平此事。

这样的出事与摆平在中国何其之多。

中国的出事摆平原则,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事化成主客换位,其本质就是人压人的逻辑,尤其是牵扯到生命的取舍的时候。

最牛的摆平者就是对方死了白死,譬如全面封锁消息,譬如公安局查到某个环节发现或

“被发现”伤人者后台太硬只得作罢,又譬如把杀人的场景粉饰成另一出不小心的车祸。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21日 11:55

睡不起

睡不起

今天是世界睡眠日,号召大家多关注睡眠对健康的重要性。道理都晓得,怎奈睡得起吗?


因当初不慎未记此好照拍摄者姓名,无法署名,请作者见谅。

来来来,快刮快刮

一大把活还等着

唉,你说呀,老刘

我怎么这么累啊

我先眯会儿眼

累?

谁不累呀

你看我

给人剪头剪了一辈子了

现在就想眯上眼啊

我那儿子和闺女都在城里

一年到头回家就过年那几天

他娘犯迷糊:

咋这些孩子一回家就睡个不起呢

喊起床吃饭也不吃

一问才知都是夜里12多才睡七八点起......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15日 14:11

关于日本核泄漏,很严肃地说

非常遗憾。东京已经检查到放射物质,是正常标准的约20倍!

第一财经频道打出字幕——BBC报道今天微粒抵达菲律宾。菲律宾官方辟谣。无从核实。

我国没说啥。我国某核电领域领导之前在微博上放言:我们核电站不惧地震的破坏。招来骂声一片。

我朋友开了玩笑,说:我国请了道士对风向作法,让核微粒绕过中国直达菲律宾。

问题在于:道士功力不够。风向随时可以发生变化。

我觉得我们应该有一套行之有效的应急方案,并且要提前让老百姓知道。国内沿海的朋友也要做好应急的准备!

我较多朋友在日本,其中一位是江苏省每年引进的百名海归博士之一。她刚在网上和我说:“我现在做回家的准备。可能周末回去。一切太突然了......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5日 13:12

摸摸你的劣根

我上一个转帖并非让我等国人妄自菲薄并“自卑”或“愤青”,就像刚开幕式结束的全国人代会,温先生说的实在的地方不少,很值得认可,但是诚如一结束央视访谈中主持人和嘉宾所言(或隐言),正视问题很好,但说的好不如做的好,要靠制度和落实。

中国的老百姓是非常安分的,但是,这么多年越来越不安全,同样要命的是不少国民劣根没有消失,并且一些新的劣根正形成。

究主因,我认为有二。其一,中国人多并且多数人掌握少数的资产,吃饭都成问题了,他不愿再去花那擦鼻涕的纸巾钱,就再把鼻子吸一吸连痰吐地上,赶紧去挤那公交车,多年后其中一部分人脱贫了,如此不安全感和匆忙依旧如影随形;其二,价值观成问题并且几无实质引导示......

阅读全文>>
2011年03月04日 09:40

国民素质: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

博主按:逢两会,则有“提高国民素质”的提案。国民素质现在有多恶?转一篇《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国民素质未来有多好,且看两会领导人年复年报告。笔者无意于哗众取宠,转发一个好样本,你我都该想一想。

南方周末被删文:世博奇观丢尽中国脸

编辑注:本文原为南方周末本期世博专稿,原文已被删改。

作者手记:

(《HIGH过之后,优雅起来,世博开启国民素质成人礼》初稿)

这篇稿子历经七次修改,数次送审,最后出来的稿子已经与原文完全不同,所有批评世博会的内容悉数删除。

初稿正文:

世博固然是一场盛会,但它只是一个国家成长历程中的一 个节点,我们记录这期间发生的尴尬,并不......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8日 13:15

谁的“奥斯卡”

谁拿了奖?

你看了吗?

什么?你没看呀,哦,知道你很忙。

我一直觉得娜塔莉-波特曼上台后,应该摸摸自己的腹部,然后举起自己的小金人,来段幽默:“Another king,why single?”然后静默6秒以上,再摸摸腹部,来一句:“So poor baby,where is the mum?”

公司很多人都喜欢参与或观看大型晚会,前台也不例外。我建议她把自动报音改为——Osacas first,where are you?

该激情放松的时候就请自由地放松。什么?要上班?调整呀,别固定式,别呆板。

奥巴马在里头露了面,什么时候,金鸡奖上我们的某位先生也露个面,说:“为什么总是双黄蛋,双黄蛋很好吃吗?”然后再来一句:“这比我马上开始的糟糕的程序式......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27日 20:59

“长大了”的孩子

“长大了”的孩子

我小时候看书上松赞干布的图像,可替文成公主担心了,觉得松赞干布长的太吓唬人,文成公主岂不是天天受怕、被吓唬坏了吗?文成公主真可怜,好命苦哦!那时候恨不得穿越时空去救她。

上初中历史课,才知道此姻乃老大哥唐朝和吐蕃彼此基于政治而联,更为文成公主忧愁喽。

高中读书,才知里头还有很多故事,也远非我忧。史书载当年松赞干布为稳定且发展向唐朝求婚,被拒,出兵击各等势力小国,胜,逼唐边境。初小胜后大败,谢罪,抱得美人归。

文成公主呢,过的很开心,而且不是一般的Happy。掩书又觉不可尽信,得一论:政治害人也养人。

读大学时兄弟们逃票扒车游西藏。谈及其闹独立,有当地深交友以松赞先生为......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7日 12:31

元宵后,民主更遥但更圆

元宵后,当宵禁,民主更遥期。

当前,权贵纷争矛盾大,挖空心思做大蛋糕,百姓务必买单。上忧不愿行,偶有上行然下不效,善意被截流。

今日,所谓聪明明智之成功人士大多赏花养草闭口慎论政治,忧引火烧身,唯独善。

如是,氛围畸形,民主不民主,公正不公正,单纯不单纯,存在之民主、公正、单纯亦常被视作对立面。水深火热也不过如此。

恰敏感之时,外求和谐,内摆和谐。元宵后,当宵禁,民主更遥期。

诸敲锣打鼓者,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四而麻木或含恨死。只是,古往今来,民主多磨难,岂可一蹴而就?我劝诸君别想短期内或这辈子亲见民主了,于是说,变卖锣鼓回家种田?

无论古今儿行千里母担忧......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12日 08:02

情人节,让我为你送束花吧(补充电影《将爱》观后)  

(凌晨一挥而就,有爱不妨早行)

读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我做了很多兼职,在酒店端菜,洗盘子,叠客房被子,做家教,帮快递公司包扎东西,为公关公司手写信封等等。最让我倍感锻炼又开心美妙的是情人节那天,在花店兼职送花。这样的习惯坚持下来了,今年的情人节我帮我姐的花店送花。我想,以后再忙也要抽这一天,直到我老了不能动了。2050年,我老大不小了,CBS、CNN、FTV、CCTV联合采访传奇业余送花工,也就是我,我感慨良多。

情人节那天,要早早起床到花店,核对花束与客户留言,把花放在筐里,筐绑在自行车或电动车上,然后走街串巷,满心欢喜。

记得有一年送花,路上正好遇见一好朋友,她问:“哎呀,花真漂亮,送给谁呀?......

阅读全文>>
2011年02月04日 22:10

特别的春联给特别的你

特别的春联给特别的你

辞旧迎新之际,各家春联贴上门。或经典转述,或独立原创,或温馨祝福,或诙谐调侃,皆显美好心愿。

某君大门高挂对联,上联:我爱的人名花有主,下联:爱我的人惨不忍睹,横批:命苦。一看就知是深陷爱情不可自拔者。能贴出来也是需要非常人的勇气的。为之鼓掌,亦希望其越是自感无爱越要坚强爱。可如下淡定:上联:一年一年又一年,下联:年年结婚没有咱,横批:再等一年。亦可如下“愤青”。上联:宇宙真神住上帝,下联:人间救主是耶稣,横批:赐俺姑娘。

当然,咱不能跟着这么“愤青”,横批还是改为——阿门。这一改回,便知乃为基督教徒所作。俺娘是虔诚的基督信徒,俺念与她听,又释:“‘阿门’一语双关,既是平时的祈祷语......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29日 14:35

有钱没钱   回家过年

有钱没钱   回家过年

可以买张飞机票,有自己的空间;乘火车,人挤人竖立;赶驴车、骑摩托车、开手扶拖拉机,日夜兼程;历经多天免费搭数辆车行数千公里,冒险又刺激。或者,请多备双鞋子,步行。

都可以呢,可以的可以的——回家吧。

可以拎爱马仕小包,也可背上学生包,亦可肩扛蛇皮袋。可以大包小包礼物,也可一件衣服,亦或空手。

都行的,真的真的——回家吧。

回家看那走路蹒跚口齿不清的外婆外公爷爷奶奶;见那操劳一辈子头发花白的爸爸妈妈;回家陪那每日为己担心贤惠操劳的妻子;伴那冬天里冻裂小手可爱懂事的孩子。

在外闯荡多年的人啊,也终于知道拼搏的艰辛,陡然理解了父母当年的不容易;做......

阅读全文>>
2011年01月08日 20:32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老百姓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老百姓

青海玉树地震发生后,3名藏族青年一起睡在家里的废墟前(2010年4月22日晨)。 这是去年非常感动我的图片之一,感谢新华社记者郭磊拍摄。

俺是

最可爱的

最善良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老百姓

纵使短视 要的也是实惠

纵使庸俗 也从未想到过伤害别人

俺是大刘县张家镇蔡家村的老百姓  

元旦那天俺们村长喝醉了 

在村喇叭里大喊:老子一顿饭才吃了两个二百五狗日的镇长一顿饭一千五驴日的县长一顿饭三千块

俺觉得村长在吹牛

再怎么吃一顿饭也不能吃两个二百五呀  

一个二百五......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30日 10:23

要爱赶紧爱,要做赶紧做

1、 半夜被LINDA电话叫醒,知道我家电话的应该都是最好的朋友。LINDA是我走尼泊尔大环线时认识的新西兰朋友,她梦想走遍世界上所有国家,已经去了40多个国家,她今年23岁,我们相约2011年走巴基斯坦和印度。她和我说“Happy your new year”。

我说:谢谢,新年还没到。

她说:已经到了。如果总是不为内心行动,就是在刻意,就没有时间了。

我怕扫她兴,赶紧说:我每天都像过新年,充满期待,尤其期待半夜被一个女人叫醒。

她呵呵大笑,说:那我每天这个时候打你电话。

我赶紧说:别,给我点梦想的时间吧。

2、 我昨天看话剧《恋爱的犀牛》,找人一起看,找到最后,临场换成个男的,但并不妨碍我们亲切交......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28日 09:50

运动员兄弟

运动员兄弟

每次参加比赛,我都能逢着来自天南海北的很多运动员兄弟,从站上起跑线的那一刻起,有些注定就是一辈子的兄弟了。此后逢赛相约去,场上老对手,拼劲最后一点力气,场下好兄弟,难说最后一声再会。

10月16日我在海南参加登山比赛,高手如云,但我势在必得,可惜运气差,起跑300米内右小腿拉伤,尽管最后追上并超过广州市体工队二队的姜萌,但很遗憾地无缘八强。不过,随后和这帮兄弟在一起,玩的很开心,也忘了遗憾。

请允许我介绍一下这帮兄弟。


在尖峰岭国家森林公园。右起:宗孝,我,秦彪,郭涛,少壮,连春,子明,梁山。
<......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11日 09:21

超越死亡

超越死亡

台湾高校开设死亡体验课程,让学生体验生死瞬间,学生躺进棺材,惊觉“很多事还没做”。

好事,只是为何“死”了才“惊觉”呢?活着,本该好好珍惜,好好爱,用心爱啊。绝望的要了结生命的,我能体会你的艰辛,只是也勿须即刻下手,再给自己一些时间吧。我想,这个世界之所以有坏人、有恶、有绝望,那一定是对应的好人、善、希望受了伤害。所以,这些暂时的所谓的非好是可以救赎的,因它本质是好的。

只要你生命在。

推荐两本优秀的书——《超越死亡:恩宠与勇气》和《殡葬人手记》,我曾在06年给报社写过书评。

阅读全文>>
2010年12月04日 09:51

童真

童真

这两年有幸见到较多老禅师,聊什么是童真。其中一位说:童真就是万物。后来聊及返朴归真,我说弘一老先生老年的书法是这样了,另一位说:有童真,就无万物了。

我一直在琢磨。推荐两部书和两部电影吧,我觉得它们都是童真。

我对书非常挑剔,譬如胶装书籍,哪怕那个胶有一点瑕疵,我都会连跑几家书店。《东京昆虫物语》和《心灵》,06年我给报社写过书评。《东京昆虫物语》的封面、插图、文字给人感觉很舒服,当时买了几十本送友,如今还想买,再也买不到,出版社却没有再版的念头,我去南京图书馆查,这书放在儿童阅览室里,在国家图书馆,不知怎的,竟查不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

《河童之夏》老早之前看了,流泪。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