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马磊 > 谁向中国共产党说实话

谁向中国共产党说实话

“一九四九年的七月一日这一个日子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二十八年了。像一个人一样,有他的幼年、青年、壮年和老年。中国共产党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不是十几岁的年青小伙子,而是一个大人了。人到老年就要死亡,党也是这样。”

这是1949年6月30日毛泽东为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28周年所作文首。依他逻辑,如今中国共产党已经走过三个28年零5年,又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呢?

这样一个人,是依旧健壮能听到各方箴言,还是廉颇老矣牙缝洒米粒?为了这样一个人的健康,谁在向他说实话?为了这样一个人的健康,谁敢向他说实话?

2001年7月,中共建党第80个年头,“为了安慰父母受伤的心灵,在外漂流了一年的游子回到了父母的身边”,父亲见到李昌平竟伤心地大哭起来,母亲已为他哭坏了眼睛。      

在此之前,李昌平向朱镕基总理上书了一篇《一位乡党委书记含泪诉说》,湖北省大冶县罗家桥办事处石代友如是感慨:没有人肯呐喊出事实真相,没有人肯思索相应有效的对策。大家都要笑谈形势一片大好,都要歌功颂德,虚报数字,显示自己非凡的政绩。只有李昌平…冒着被撤职的危险,含泪为民请命…我并不认识李昌平书记,但我对…《一位乡党委书记含泪诉说》一文感触颇深,我含着眼泪读了一遍又一遍。我看到一颗忧国忧民的红心在跳动,感到一股赤诚的滚烫的热血在奔涌…如果他随波逐流去敷衍工作,像别人一样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大不了时间一到换一个地方当官,将烂摊子甩给别人,没有谁能指责他。然而,他宁可冒着各种危险,宁可自己丢掉乌纱帽,也要替老百姓讲出真话。他不愧是党的好干部…… 

被表扬的同时,亦有单纯的农民为他如是庆幸:他若在其他地方任职……很可能引火烧身。事实上,这样一个党的好干部,上书之后,已经被扣上帽子,“判刑”处理了——他在看似赞许、荣耀的光环下开始了折磨、流离,家人亦受牵连。

看出端倪的人,仿《虞美人》填词:

宠假笞真何时了,得失知多少!

小城昨夜又秋风,世事不堪回首叶落中。

冰清玉洁似犹在,痴心未曾改。

自问能有几多愁?可怜一腔热血付东流。

弹指一挥,9年已过,未知昌平衣食安好,却闻多少未改痴心换做东流水,只见表面欣欣向荣,未有实质进展。

前些时日,收到某编辑因刊发某篇论爱朝廷与爱国不同的文被免职的消息,至今不知真假,若有,悲乎!这多少更不相关的文却也令编辑落下如此境地,那行使直接权力的岂不是同于痴痴然走狗?又何堪进步?

为了中国共产党——89岁的这样一个人,谁还敢向他说实话?

也不过再一弹指即百岁,前路却更艰。今天人类自私无以复加,新一波经济衰退降临,国外挑衅陡增,国内天灾与民怨甚高,各阶层矛盾深沉对立,台湾问题并非各官员走马观花前往即可跳出怪圈,看似稳定的战略伙伴将因利益分配不均而出现分歧,经济转型强制性调控的口号会在以上诸多问题伴随下,迎来下一届中共换届。到西部基层、到中国农村认真走走,无数工作更需先做,中共远没有到拿钱先为奥运会后又为世博买单的层面,不应孤立地追求一届领导人的政绩而应长久地谋篇布局,通过短暂的炫耀提升民众的凝聚心而没有真正的关怀,不仅无法根本性取悦民众,也必将给下一届主政者留下烂摊子,这与杀鸡取卵南辕北辙无异。

犹如一个人,若身边无人说他的不足,则此人要么是小孩子需要大人哄,要么已经老了需要孩子哄,或者不大不小但已无信人。笔者认为所谓全球很差中国独好——一片小好下,诸多危机。这是中共非常困难的时候了,但是也逢着难得的机遇。中共应该倚此难得机遇作突破,在深抓党内腐败的同时,一定要自上而下,由内到外,广纳言路,建立一个实话实说、有话快说、无话不附庸胡扯的良性沟通机制和便捷渠道。三个臭皮匠还抵个诸葛亮,更何况远非三个,里头还有香皮匠。

前路漫漫,不能听箴言者必自毙,难关需共渡,躬行尤须谨慎,无辜与单纯更为珍贵岂可持续昏庸滥杀,应尽快敬为座上宾。(未经本人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此文)

 
推荐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