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9月2号我和北京的肖弟在一个藏民的家里做客,回甘孜县城后担心主人留的地址有误,次日我们又步行上路了。中途肖有急事返,我一个人晃荡着往乡下赶。这是村口。

路边的建筑告诉我,来到了村落;也提醒着过路人,这是藏区。

路边的村牌,我注意到“新村扶贫”的字样。一个村20户左右的人家。

村牌的反面。仔细看,就会知道这个村有多么地穷。后来,我愈发地感觉,这儿的人很淳朴。

路边,奶奶(外婆)带着孩子,用筛子把黄豆筛干净。这个孩子的童年就这样度过吗?

庭卡乡中心完小。左上侧牌子上写着“四川省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十年行动计划项目工程”。

大门紧锁,门口还趴着一只看起来比较强壮的狗。我把相机伸过铁门的缝隙,叫道:小朋友们,来一张!他们学校后面就是山了,如果逃课,翻山还是有难度的。

通过这个角度,会发现学校很简陋。哦,对了,看到他们手里的餐具没?他们正要吃午饭。

路边,奶奶(外婆)带着男娃和女娃。

他们的村子。

墙上的是什么?谁先猜中,奖励她/他一份,允许抢答。

这是牛粪,要加水活,往墙上粘,晒。为何?谁能猜中,奖励她/他...让我想想还有啥好奖品。

这是他们的家,两层小楼,注意到没?周围都是山,这个视角还行。空气也很好。换个角度讲,这是富人过的日子,祝贺他们未脱贫已“致富”。

院里头。这是收获的季节,麦草堆的老高。摩托车是藏民不可或缺的工具,几乎每家都有。

这是马路边的一棵树。有点行为艺术的感觉。
     每年行走,我会经过很多这样的村庄。村民没有太多的物质,有些人日子很艰辛,但也活的坚强,过的安心。我最欣赏的就是他们的淳朴,那种本原的感觉,赤裸裸地在我面前,不加修饰。然后我有了惭愧,却没有足够的勇气表达出来。我不知是喜悦还是沮丧地回到家。我忍不住地怀念,怀念一棵草,一座山,一个孩子,还有他的外婆,还有外婆用的那个破筛子。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我好像在追逐什么,却无法触摸到。醒来后,我不知所措。也许在我所在的城市,若是刻意,还能寻着,在更大的都市里,我定是遍寻不着了......( 照片是压缩上传的,图像不如以前清晰了,抱歉。)
话题:



0

推荐

马磊

马磊

83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从事风险投资工作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