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德班,德国和西班牙的简称?

FIFA似乎就是那个神灵,不仅通过分组抽签、指派裁判等方式左右比赛,还坚持拒不改判,多么高傲有心计的神灵,连这种小巧合也不放过了?

不过,昨夜的德班球场注定是干净的,裁判,教练,球员,观众,球迷,以及那片蓝天,还有一缕缕的海风都在向你宣泄着这种透彻。这样的透彻也引得一位球迷蠢蠢欲动,他像中国的凤姐那样跳下场,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两个保安飞奔而来,如同总局下发的禁令,抹杀了他的创意。我原以为他会脱下衣服,指着自己的身体,向世界宣告:让比赛像我的身体一样透彻。

接下来的比赛,那真的就是一种透彻,在海风吹拂下一览无遗。在这样的一种透彻中,有一种刻意,还有一种纯粹。

日耳曼战车一改以前丰富的高举高打,唯剩下单调的防守反击。Oh,shit!请允许我不干净一句吧!为何如此刻意的变法!为何如此拘谨的打法!错误啊!为何不像以前那样打法并加强两翼传中进攻?只有这样才能遏制西班牙手术刀般的连续传球和最后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犀利一攻呀。这样糟糕的打法让他们把上半场太多的时间拱手让给西班牙,最根本的,这彻底丢掉了日耳曼战车的精髓。如果说这是两年前欧锦赛上德国败于西班牙的总结和反思,如果说这是贝肯鲍尔给予勒夫的悄悄指示,那么,在这片一览无遗的透彻中,玩刻意,一定是穿着皇帝新装的“皇帝”继续穿新装,继续上朝,继续游行,永远寻不着黑色西服蓝色衬衣的那身纯粹了。

我在急速驶向另一个城市的车上,抽空把西班牙之前几场比赛全过了,很明显可以看出,第一场输给瑞士之后,西班牙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加强了后腰的拦截、对边翼球传中的破坏、面对进攻性球队阵线后撤。矮小温和的西班牙害怕你和他玩头球,害怕对方边翼传中对方多名高点禁区头球攻门,害怕贴身人盯人,害怕自身前场粗暴的对攻。

而西班牙的害怕,正是德国的长处。然而根据对手的优缺点而扬自家短避己家长,被牵着鼻子走,毫无战略主动,这样的刻意,勒夫不应该,真的不应该。他应像贝尔萨那样更“疯子”更执着更猛烈。也许到了这么重要的关键环节,勒夫想稳一下,只是,这片透彻并非他独家创造,岂可一厢情愿。这样的刻意,也无异于让日耳曼战车引火烧身,一片灰烬之下,徒留无数声叹息。哎,唯有叹息了。我再也看不到这帮年轻的最能体现拼搏精神的小伙子了,我再也看不到那个穿衣服穿的最得体时尚的勒夫了,我再也看不到刻意之后的反刻意了。

与年轻的勒夫相比,那位长的像极了邻家大叔叔、和蔼可亲的博斯克太过于老道了,他把金靴奖热门争夺者比利亚放到最前面,他终于没让托雷斯有太多的表演时间,他几乎动用了整个巴萨——俱乐部团队的默契度、朝夕相处的兄弟战斗情、在场上的剪刀传球后脚跟传球以及无数的手术刀般传球——的纯粹。于是,在比利亚哈维阿隆索都被重点关照的情况下,西班牙终于有人站出来了,后卫普约尔头球攻入制胜一球。

这样一个老道士,却几乎从不在场边如勒夫般咆哮或者在教练席上叽叽喳喳,他就是一只狐狸,真正的老狐狸!他全身黑色不像招惹人的“银狐狸”,他不声响保持低调,一直盯着猎物等待下手。在赛后采访时,他终于露出了微笑,这是狐狸的微笑,对获取猎物的纯粹微笑。

整个西班牙的目标很纯粹,踢法很纯粹。请注意,在普约尔头球的那一刻,身边两位队友牢牢地保护着他。

(明日报社文,请勿转)

话题:



0

推荐

马磊

马磊

83篇文章 1次访问 6年前更新

从事风险投资工作

文章